菊齋 / 待分類 / 在古代,一首詩可以左右一個人的命運

分享

   

【中通快遞香港】在古代,一首詩可以左右一個人的命運

2021-01-08  菊齋

    在古代,一首詩,可以左右一個人的命運。

    璇璣圖

    這張織在錦緞上的《璇璣圖》,無論橫讀、豎讀、順讀、倒讀、進一字讀、退一字讀、迴文讀、左右旋讀,皆成詩文。而詩中顛來倒去,翻來覆去,反覆述説的,只有三個字——我想你。

    東晉女子蘇惠,就憑藉這張織錦回文,挽回了丈夫被其它女子勾走的心。

    白頭吟
    皚如山上雪,皎若雲間月。
    聞君有兩意,故來相決絕。
    今日斗酒會,明旦溝水頭。
    躞蹀御溝上,溝水東西流。
    悽悽復悽悽,嫁娶不須啼。
    願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
    竹竿何嫋嫋,魚尾何簁簁!
    男兒重意氣,何用錢刀為!

    一介布衣時,司馬相如以一曲鳳求凰得到了鉅商千金卓文君。飛黃騰達之後,司馬相如卻想另結新歡,卓文君遂送他這首《白頭吟》,使他馬上打消了娶妾的念頭。
    長門賦
    夫何一佳人兮,步逍遙以自虞。魂逾佚而不反兮,形枯槁而獨居。言我朝往而暮來兮,飲食樂而忘人。心慊移而不省故兮,交得意而相親。
    伊予志之慢愚兮,懷貞愨之懽心。願賜問而自進兮,得尚君之玉音。奉虛言而望誠兮,期城南之離宮。修薄具而自設兮,君曾不肯乎幸臨。廓獨潛而專精兮,天漂漂而疾風。登蘭台而遙望兮,神怳怳而外淫。浮雲鬱而四塞兮,天窈窈而晝陰。雷殷殷而響起兮,聲象君之車音。飄風回而起閨兮,舉帷幄之襜襜。桂樹交而相紛兮,芳酷烈之誾誾。孔雀集而相存兮,玄猨嘯而長吟。翡翠脅翼而來萃兮,鸞鳳翔而北南。
    心憑噫而不舒兮,邪氣壯而攻中。下蘭台而周覽兮,步從容於深宮。正殿塊以造天兮,鬱並起而穹崇。間徙倚於東廂兮,觀夫靡靡而無窮。擠玉户以撼金鋪兮,聲噌吰而似鍾音。
    刻木蘭以為榱兮,飾文杏以為梁。羅丰茸之遊樹兮,離樓梧而相撐。施瑰木之欂櫨兮,委參差以槺梁。時彷彿以物類兮,象積石之將將。五色炫以相曜兮,爛耀耀而成光。致錯石之瓴甓兮,象瑇瑁之文章。張羅綺之幔帷兮,垂楚組之連綱。
    撫柱楣以從容兮,覽曲台之央央。白鶴噭以哀號兮,孤雌跱於枯楊。日黃昏而望絕兮,悵獨託於空堂。懸明月以自照兮,徂清夜於洞房。援雅琴以變調兮,奏愁思之不可長。案流徵以卻轉兮,聲幼妙而復揚。貫歷覽其中操兮,意慷慨而自卬。左右悲而垂淚兮,涕流離而從橫。舒息悒而增欷兮,蹝履起而彷徨。揄長袂以自翳兮,數昔日之諐殃。無面目之可顯兮,遂頹思而就牀。摶芬若以為枕兮,席荃蘭而茝香。
    忽寢寐而夢想兮,魄若君之在旁。惕寤覺而無見兮,魂迋迋若有亡。眾雞鳴而愁予兮,起視月之精光。觀眾星之行列兮,畢昴出於東方。望中庭之藹藹兮,若季秋之降霜。夜曼曼其若歲兮,懷鬱郁其不可再更。澹偃蹇而待曙兮,荒亭亭而復明。妾人竊自悲兮,究年歲而不敢忘。
     
    金屋藏嬌,盛寵不過十餘年,漢武帝便另尋新歡,阿嬌被貶長門宮,終日以淚洗面。聽聞司馬相如才高八斗,陳阿嬌遂以百金重託他寫了這首《長門賦》,漢武帝讀此賦後,大為感動,陳皇后遂復得寵。
    十離詩
    其一:犬離主
    馴擾朱門四五年,毛香足淨主人憐;
    無端咬着親情客,不得紅絲毯上眠。

    其二:筆離手
    越管宣毫始稱情,紅箋紙上撒花瓊。
    都緣用久鋒頭盡,不得羲之手裏擎。

    其三:馬離廄
    雪耳紅毛淺碧蹄,追風曾到日東西;
    為驚玉貌郎君墜,不得華軒更一嘶。

    其四:鸚鵡離籠
    隴西獨處一孤身,飛去飛來上錦裀;
    都緣出語無方便,不得籠中更換人。

    其五:燕離巢
    出入朱門未忍拋,主人常愛語交交。
    銜泥穢污珊瑚枕,不得梁間更壘巢。

    其六:珠離掌
    皎潔圓明內外通,清光似照水晶宮。
    只緣一點玷相穢,不得終宵在掌中。

    其七:魚離池
    跳躍深池四五秋,常搖朱尾弄綸鈎。
    無端擺斷芙蓉朵,不得清波更一遊。

    其八:鷹離韝
    爪利如鋒眼似鈴,平原捉兔稱高情。
    無端竄向青雲外,不得君王臂上擎。

    其九:竹離亭
    蓊鬱新栽四五行,常將勁節負秋霜。
    為緣春筍鑽牆破,不得垂陰覆玉堂。

    其十:鏡離台
    鑄瀉黃金鏡始開,初生三五月徘徊。
    為遭無限塵矇蔽,不得華堂上玉台。

    得罪了節度使韋皋,被貶邊境的掃眉才子薛濤,在路上寫下這才情並茂的《十離詩》,終於讓愛才的韋皋收回成命,召她回蜀,併為她脱了樂籍,在浣花溪畔,過起了優哉遊哉的隱居生活。

    如意娘
    看朱成碧思紛紛,憔悴支離為憶君。
    不信比來常下淚,開箱驗取石榴裙。

    唐太宗駕崩,做為先皇后妃的武媚娘,只好出家感業寺,並且一待就是四年。正是這首《如意娘》,令唐高宗李治想起了尚在感業寺修行的武媚娘,迎她回宮,這才有了日後的女皇武則天。

    卜算子
    不是愛風塵,似被前緣誤。花落花開自有時,總賴東君主。
    去也終須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滿頭,莫問奴歸處。

    南宋年間,因為台州知府唐仲友的學派反對朱熹的理學,朱熹上疏彈劾唐仲友,並説唐仲友和營妓嚴蕊有傷風化,逮捕了嚴蕊,嚴刑逼供,但是嚴蕊寧死也不想冤屈了唐仲友,被折磨地差點沒了命。
    後來此事驚動了宋孝宗,孝宗遂將朱熹調任,讓岳飛的後人嶽霖任提點刑獄,嚴蕊以一闕《卜算子·不是愛風塵》表明心意,嶽霖遂判她從良,重獲自由新生。

    凝碧詩
    萬户傷心生野煙,百僚何日再朝天?
    秋槐葉落空宮裏,凝碧池頭奏管絃。

    安史之亂,王維被迫當了偽朝廷的命官,平定叛亂之後,那些當了安祿山偽官的人,殺頭的殺頭,流放的流放,但是,靠着這首身在曹營心在漢的《凝碧詩》,王維渡過了人生中最為兇險的一道關口,終於撿回一條命。

    再遊玄都觀
    百畝庭中半是苔,桃花淨盡菜花開。
    種桃道士歸何處?前度劉郎今又來。

    唐永貞元年,因為革新失敗,劉禹錫被貶,十年漫長的遠謫之後,劉禹錫被召回京,在玄都觀賞花,寫下了《玄都觀桃花》,諷刺當朝權貴,很快又被貶為連州刺史。十二年後,劉禹錫再次被召回京,重遊玄都觀,大筆一揮,寫下了《再遊玄都觀》,又被派往東都洛陽,做了太子賓客這樣的閒官,不被重用。兩首桃花詩,令劉禹錫一貶再貶,可他卻從來都沒有被消磨掉胸中豪氣,依然鐵骨錚錚,傲視當朝,不愧是詩豪。

    歲暮歸南山
    北闕休上書,南山歸敝廬。
    不才明主棄,多病故人疏。
    白髮催年老,青陽逼歲除。
    永懷愁不寐,松月夜窗虛。

    詩人孟浩然入京求仕,唐玄宗命其賦詩,孟浩然遂吟誦了舊作《歲暮歸南山》,唐玄宗聞言大怒,説“卿自不求仕,朕未嘗棄卿,奈何誣之甚也?”遂放歸南山。從此,開元盛世的朝堂上少了一個爾虞我詐勾心鬥角的貴人,山水詩歌的殿堂裏多了一個宗師級的代表人物,為唐代山水田園詩開創了一個新的紀元。

    鶴沖天
    黃金榜上,偶失龍頭望。明代暫遺賢,如何向?未遂風雲便,爭不恣狂蕩,何須論得喪。才子詞人,自是白衣卿相。
    煙花巷陌,依約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尋訪。且恁偎紅倚翠,風流事、平生暢。青春都一晌。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

    因為宋仁宗不喜豔詞,柳永入京科考落了榜,便寫了這首《鶴沖天》發牢騷。做為詞家先驅,柳永每寫一首詞,就會被坊間傳唱,這闕《鶴沖天》更不例外,一直傳到皇帝的耳朵裏去了。
    之後的科考,柳永高中進士,卻被宋仁宗輕輕一句:“且去淺斟低唱,何要浮名?”,便被斷送了仕途。聖諭還道:“任作白衣卿相,風前月下填詞。”柳永便索性自稱奉旨填詞柳三變,從此流連秦樓楚館,花街柳巷,寫下許多傳誦千古的絕妙好詞。

    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本是曠世一才子,卻偏偏生在帝王家。因為這闕詞,李煜被宋太宗懷疑有復國野心,遂被賜毒酒而死,這首《虞美人》可謂絕命詞。

    釵頭鳳
    紅酥手,黃縢酒,滿城春色宮牆柳。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桃花落,閒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託。莫,莫,莫!

    陸游和妻子唐婉伉儷情深,無奈妻子卻被母親嫌棄,成婚三載,被迫離異,陸游另娶,唐婉再嫁,多年後二人沈園重逢,陸游寫下這首《釵頭鳳》,寄託對唐婉的眷戀之情,卻不料此詞太過纏綿,直接化作一道催命符,令唐婉鬱鬱而終。

    一首詩,既可令人生,亦可令人死,這既是詩詞的魅力,又是詩詞的魔力。

    世間 · 好物

    作者:五十弦

    本文為菊齋原創文章歡迎個人擴散、轉發,公號轉載請聯繫我們開白授權。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