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48533353 / 待分類 / “那個女人離婚後居然不要孩子,好自私啊”

分享

   

【中通快遞香港】“那個女人離婚後居然不要孩子,好自私啊”

2021-01-08  新用户485...

    與我一起做一個愛學習、願成長的人


    閲讀全文約需10分鐘

    “那個女人離婚後居然不要孩子,好自私啊”


    文/晏凌羊

     01 

    我一個小學同學,從小生活在一個重男輕女的家庭之中。因為兔脣,因為家庭貧寒,她從小受盡歧視和欺辱,甚至被父親、兄弟厭棄。她早早就輟學了,成年後她遠嫁他鄉,老公是一個非常懦弱的人。

    婚後她跟老公生了一個兒子,孩子落地以後家庭矛盾增多。有一回,因為跟婆婆拌了幾句嘴,她一氣之下跟老公説了句“我要跟你離婚”,然後就抱着孩子出門散心去了。豈料,當天晚上,她老公就投河自殺了。

    婆家從此恨她入骨,要求她不得再嫁,安心把大兒子撫養長大,給公婆養老送終。可後來,她還是認識了現在的丈夫。

    前婆家把她趕出了家門,並且不讓她認兒子。掙扎了一段時間之後,她選擇了跟第二任丈夫結婚,並且又生了一個孩子。

    而前婆婆則一直給她大兒子灌輸這樣的話:“你爸爸是被你媽害死的,你媽為了過好日子嫁人了,不管你了,以後我們就指着你過了,你一定要好好爭氣。”

    她幾次想去看一眼大兒子,可人都還沒見着就被原公婆趕出家門。再後來她跑去學校見了大兒子一面,可頭幾次去的時候,她發現那孩子對她只有滿滿的仇恨。

    好在,孩子長大一些以後也慢慢開始明事理,隨着她過得越來越好,兜裏也有了一些錢,現在母子倆的關係大為改善。

    不過,在全村人眼裏,她也是一個為了過好日子對親生兒子不管不顧的蛇蠍婦女。

    在農村長大的我,對這種輿論風向感到很熟悉。

    一直以來,“不肯為了孩子忍氣吞聲的母親”,總會遭受更多的輿論攻擊。

    我小姨被小姨夫家暴死了以後
    (她的故事以前寫過,不再贅述),小姨夫後來又娶了個老婆。他的後妻果不其然也被暴打,某次,她被丈夫割掉半隻耳朵後,拋下孩子離家出走逃命去了,到現在都不敢回來。

    但是,村子裏的人都在罵她:這個女人,心可真狠啊,連自己的孩子都不要了。

    類似這種事情,在農村特別多。

    一個母親,若是不堪忍受丈夫家暴或忍受不了丈夫賭博、嫖娼、吸毒、出軌、好吃懶做、性無能等習性,毅然決然拋下孩子遠走高飛,那她們總是要承受“心狠”“沒人性”“只顧自己,不配當媽”等評價。

    這種髒水一旦潑到女人身上,缺德男人就覺得自己更委屈了。下一次,哪個女人若是忍受不了男人的惡習而離婚,也總是要遭受“沒有母愛”的指責。

    作為一個單親媽媽,這些年我也老收到類似的評論,核心思想只有一個:你真是一個不負責任的母親,居然做不到“為了孩子忍一忍”。

    在他們的觀念裏,
    如果一個女人當了母親,那麼她連“人”都不是了。

    倒是對男人,輿論很寬容。

    沒多少人勸他們“不要做”,卻有無數人指責女人“為啥你不能忍”。

     02 

    元旦節,易烊千璽主演的電影《送你一朵小紅花》三天就創造了7個億的票房,相關劇情也引起了熱議。

    我對易烊千璽的演技沒意見,但我對《送我一朵小紅花》的“父親人設”有意見。

    我發現,男導演們在拍攝親情戲時,都特喜歡拍“好男人”“好父親”形象。

    《送我一朵小紅花》中有三個特別愛小孩的父親。

    高亞麟演的父親,下班後去跑滴滴車,只為給孩子掙一點去青海鹽湖的旅費,完成孩子的心願。胃疼了,他也不捨得花錢去做個胃鏡。忍不住扇了兒子一耳光,他低聲下氣去送藥、道歉。


    夏雨演的父親,自妻子死後,就一直照料着患癌女兒。他經營着一家汽修店,女兒使個臉色就不敢抽煙,自學了魔術就為能哄女兒一笑……


    還有一個父親長期在醫院裏陪伴患癌的女兒。為了給女兒治病,連肉都捨不得吃……

    後兩個父親,一個是單身,一個疑似單身……母親們的形象是缺位的,好像不這麼設定情節,就不顯得這些父親多含辛茹苦、多偉大高尚。

    為何影視劇(比如《銀河補習班》《海洋天堂》《搭錯車》)都齊刷刷地在謳歌父愛呢?是“物以希為貴”嗎?

    你看《銀河補習班》裏的母親,因為忍受不了丈夫混得太差(實際上是被冤枉),跟丈夫離了婚,帶着孩子另嫁他人。父親出獄以後,瘋狂彌補兒子在成長過程中缺失的父愛,可感人了。

    《搭錯車》裏,女兒是個棄嬰,撿垃圾為生的“啞巴父親”把她撿回家,一路含辛茹苦,把她培養成歌星。當年,李雪健和殷桃出演這對父女,把我感動得稀里嘩啦。

    《海洋天堂》裏的母親,因為接受不了孩子患了自閉症的這個事實,投海自盡,留下李連杰扮演的王心誠和大福父子相依為命。

    諷刺的是,電影《海洋天堂》中李連杰所飾角色的原型是北京星星雨教育研究所的創始人田惠萍,她曾被評選為“感動網友的十大中國母親”。

    田惠萍的兒子在四歲時被確診為自閉症,她為此辭職專門照顧兒子,並創辦了“北京星星雨教育研究所”,17年來,她共為3000多個自閉症兒童及其家庭提供過服務。可是,到了電影了,她的角色被換成了父親。

    諷刺的是,田惠萍把兒子的病情告訴了丈夫,結果就是丈夫選擇和田惠萍離婚,離開了她和兒子。

    但是,到了電影裏,離開的卻是母親,是父親把自閉症兒子養大。


    我真不知道影視劇中特意強調父愛,是不是因為“物以稀為貴”,因為我們在無數實事和新聞裏看到的情況大多(“大多”二字大寫、加粗)是這樣的:

    孩子得了癌症,率先放棄治療、提出要二胎的多是父親,砸鍋賣鐵帶着孩子到處求醫問藥的是母親。

    生了二胎的夫妻倆離婚,有疾病、有缺陷的那個孩子,往往是母親帶在身邊的。

    很多棄嬰,是女人撿回家養的。

    孩子有智力障礙、偏癱症狀、成了植物人,照顧Ta一輩子、給Ta養老送終的多是老母親。

    六對已婚育的夫妻離婚,只有一個父親會選擇要孩子,而且大概率上這孩子還是扔給爺爺奶奶帶的。

    到了影視劇裏,幹這些事的大多是父親。父親幹了這些事,往往會顯得“更”感人、更具戲劇張力。

    若是按現實拍,幹這些事的都是母親,大家反而可能會覺得稀鬆平常、沒啥淚點。

    不信你們回憶下我們講親情的影視作品,你就會發現這種傾向特別明顯。甚至在一些公益廣告中,人們也熱衷於謳歌父愛。

    現實生活中,明明承擔了大部分育兒責任的人是媽媽,可媽媽們的形象被搬到熒屏上以後,大多是嘮嘮叨叨的、會貶低小孩的、沒遠見和沒格局的、教導孩子的方式不科學的……完成對孩子啓蒙、啓發教育,把家族精神傳承給孩子的,往往是父親。

    母親們從來都被要求是懂事的、無私的、偉大的、願自我犧牲的,一旦她們不符合這種社會規範,就很容易遭到孩子的記恨;而父親則不必這麼辛苦,他們年輕時可以不懂事、不靠譜,一大把年紀了也可以拎不清,但只要他們能給孩子們留下幾句語重心長的話,他們就能被孩子們所原諒,還渾身上下散發着“慈父”的光輝。

    影視作品裏對母親們的這種刻板印象以及抓住一點父親的精神閃光點就大肆謳歌的現象,對母親們其實挺不公平的。


    男權社會里的男人們,哪怕是拍一部講“父母愛孩子”的戲,也特別熱衷於製造自我陶醉和自我感動。

    有些事,母親去做,是應該的。同樣的事,父親去做,就成了偉大。


    有些事
    (比如拋夫棄子),母親做了,會受到比較嚴厲的道德懲罰和輿論譴責。同樣的事,父親做了,人們大多呵呵一笑:男人嘛,正常。

    嘿,當爹就是這麼容易。

    孩子出生前,女人懷胎十月,男人就貢獻一顆精子。孩子出生之後,母親很容易被苛責,而父親只做到了“人之常情”就顯得特偉大。

     03 

    我們這個社會,給母親設定了太多的義務,對母親們的無私和偉大,總是“高標準,嚴要求”,卻對父親們的自私,特別能諒解。

    不管什麼樣的女人,只要當了媽,很多人都可以對你説:“你怎麼當媽的?”

    可人們極少去指責男人:“你是怎麼當爸的?”

    我有時候吐槽逗號會想念她爸爸,就會出現好幾個人跑來指責我“當初離婚,害孩子受傷害”。

    可是,同樣是戴綠帽,賈乃亮不會遭受這種譴責,只因為他是男人。

    要我説,窮、家無寧日等等,也會傷害孩子的心,説不定更傷。人活在這世界上,有缺憾、遇到傷害都是必然。接受不了缺憾和傷害,才真正枉為人。

    當了媽,連“離開讓自己痛苦的人”的權利都沒了,這才是一種更殘酷的母職懲罰和以母愛為名的強權。

    如果婚姻是一門考試,你考了90分,離滿分差10分,而你的伴侶只考了20分,兩人加起來總分很低,人們更傾向於苛責你為啥不能考100分,而不是要求你的伴侶“至少得考及格”。

    我覺得這不過是“受害者有錯論”和“欺軟怕硬”“欺善怕惡”的變種。

    大家都是這樣的觀念:因為作為受害者的你,更明事理、更要臉、更聽得懂人話,而傷害你的那個人就是個爛人、無賴、混蛋、渣男,根本講不通道理,罵他們是無效的,所以,我才會對你提出更高的自我保護要求。畢竟,讓考90分的人考100分容易,讓考20分的人考及格太難。

    我就想問一句:是跟惡人講不通道理,還是不敢講?是批評他們無效,還是根本不敢批評?是考20分的人確實難考及格,還是不捨得逼他們考及格?

    有些義務,本該是父親們和母親們一起去完成的,可現實卻是:母親們多承擔了義務,本該要享受更多的權利、更寬容的輿論氛圍,可現實卻是她們一而再、再而三被苛求。

    我真不希望母親們被架在神壇上,一旦做不到一百分,就被罵心狠、自私。母親們被要求偉大,這種偉大被不斷重複,以至於變成了一種硬性要求,達不到這種要求就被千夫所指。而父親們,只是站在一邊看熱鬧。

    什麼時候我們的社會不再給母親設定過多的義務和“光環”,而是開始慢慢糾偏,強調權利義務的對等,或許母親們的春天才會到來。

    當然,從某種程度上來講,影視劇中“好男人”“好父親”的角色,也算是一種倡導。

    全文完

    歡迎分享或轉發

    這是最好的鼓勵

     一點碎碎念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