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錢某某 / 待分類 / 史上最慘姐弟戀:39歲寡婦愛上21歲男生,...

分享

   

【中通快遞香港】史上最慘姐弟戀:39歲寡婦愛上21歲男生,竟揹負589條人命...

2020-12-27  我是錢某某

    深情即是一樁悲劇,必得以死來句讀。

    ——簡媜



     
    有資料記載,她一共殺了589個人。
     
    每一個都是少女。
     
    每一個少女都必須是處女之身。
     
    而之所以大開殺戒,是因為她堅信,少女的血有着一種神奇的力量。用其沐浴、擦拭皮膚,可以使自己重回青春。
     
    這個女人,是巴托里伯爵夫人。
     
    原名叫伊麗莎白。
     
    殺人這麼多,歷史對她的評價自然不會好。
     
    有人説她就是心理變態。
     
    也有人説,她是歷史上最邪惡的女人。
     
    邪惡——對,她是邪惡的,但卻又不能僅僅只用這一個詞概括。
     
    就像《女伯爵》影片中的開頭台詞:
     
    歷史總是由勝利者書寫。
     
    歷史,可能不過勝利者編寫出來的謊言。
     
    我要講述的,不只是歷史上的伊麗莎白,還是我眼中的她......
                   




    伊麗莎白出生於公元1560年。
     
    在歐洲匈牙利。
     
    出生時,她身邊圍着很多人。
     
    一個是自己父親。
     
    一個是巴托里貴族家族的長子,納達斯迪。很小,幾歲大。
     
    看到是女兒,父親就向小男孩努努嘴,指着伊麗莎白説:
     
    以後,她就是你的妻子。
                  
    這一句話,為伊麗莎白塑造了極具悲劇性的一生。
     
    童年時,戰士當着她的面,將一個戰俘斬殺。
     
    伊麗莎白扭過頭,不敢看。
     
    但母親摁住她的腦袋,要求必須直視殺戮、血腥。
                  
    因為巴托里貴族驍勇善戰。作為未來的伯爵夫人,她不能柔情,只能無畏。
     
    十幾歲的時候,伊麗莎白戀愛了。
     
    對方是一個平民小子。
     
    她逃生宮殿,和心上人在田野偷偷約會。
     
    不久,母親知道了這一切。
     
    兩人被抓。
     
    伊麗莎白苦苦求情:“媽媽,我愛他......”
     
    但話音剛落,平民小子就被處以死刑。
     
    是伊麗莎白母親下的命令。
     
    她告訴女兒:“你誰都不能愛,因為你將是伯爵的女人。”
                   
    15歲那年,伊麗莎白和納達斯迪完婚。
     
    頭銜為:巴托里伯爵夫人。
                  
    婚後,兩人育三女一子。
     
    但由於是政治聯姻,兩人沒什麼感情。再加上納達斯迪常年在外征戰,聚少離多,婚姻不過一個空殼罷了。
     
    她從未真正愛過丈夫。
     
    1604年,納達斯迪擊敗敵軍,凱旋。
     
    但回到家,他突然卧病不起。
     
    不久,病亡。
     
    在首領遺體旁邊,眾人哀哭一片。只有伊麗莎白,神情木訥,兩眼空洞,不哭,也不説話。
     
    像是沉浸於巨大的悲傷,卻又像是對喜悦的極度剋制。
                  
    我懷疑是後者。
     
    因為這一刻,她重獲自由。


     
    不止是自由,還有權利。
     
    在子女成年之前,巴托里家族的軍隊、財產、賦税皆由她全權管理。
     
    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地位僅次於匈牙利的國王。
     
    次年,伊麗莎白迎來命運的二次轉折。
     
    那是宮廷貴族的一場交際宴會。
     
    熙熙攘攘人羣中,伊麗莎白忽然被一名男子所吸引。
     
    她不自覺走了過去。
     
    走近一看,發現還是個大男孩。很年輕,濃眉大眼,笑起來極具感染力。
     
    “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圖爾索,您是巴托里伯爵夫人?”
     
    “是的。”
    “您一向精明能幹,聽説很多人都怕你。”
     
    “那你現在有恐懼麼?”
    “不,絲毫沒有。”
     
    圖爾索看着她的眼睛,始終微笑着。
                  
    那天下午,兩人聊了很多。
     
    也喝了很多酒。
     
    藉着酒意,伊麗莎白把臉湊近大男孩,閉上眼説:“吻我。”
     
    “現在麼?當着眾人的面?”
     
    伊麗莎白點點頭。
     
    圖爾索遲疑一會,吻了上去。
                  
    這一吻,兩人一發不可收拾。
     
    當天晚上圖爾索就坐上了伊麗莎白的馬車,去往宮殿。
     
    月光透過天窗,照進房內,落在一對男女身上。他們正鎖住彼此的脖子,用力吸吮着對方嘴脣......
                  
    此時,伊麗莎白39歲,圖爾索21歲。
     
    伊麗莎白把這事告訴了自己的親信。
     
    親信提醒:“您呀,就當是享樂,不要太當真。”
     
    但伊麗莎白反駁:“不,我從未有過這種心動的感覺,哪怕是少女的時候,也從未有過。”
     
    這幾個月時間裏,兩人瘋狂愛着。
     
    白天互相寫信。
     
    晚上圖爾索就避開旁人,偷偷溜進城堡——而那頭,是早已迫不及待的伊麗莎白。
     
    需要提一下圖爾索的身份。
     
    他也是匈牙利某貴族之子。
     
    家族的軍事、財富能力雖然不及伊麗莎白,但也屬上流階層。論地位,大家平起平坐。
     
    所以,當圖爾索父親知道後,大為惱怒。
     
    兒子身為貴族伯爵,居然跟一個寡婦廝混?對方年齡還跟自己差不多?
     
    必須阻止!
     
    他給圖爾索安排了一場婚事。
     
    對方17歲。
    膚白貌美
    富商之女。
     
    “你不要再見伊麗莎白,以後和她結婚。”
                  
    可見,又是一場家族聯姻。

     
    圖爾索嘗試反駁。
     
    但反駁終究沒用。封建時代,平民子女都必須聽父母之言,更何況貴族呢?
     
    那一夜,他再次混進伊麗莎白的城堡。
     
    一場翻雲覆雨之後,兩人趴在那,靜聽彼此的喘息聲。
     
    圖爾索開口:“我要結婚了,父親安排的婚事。”
     
    伊麗莎白“哦”了一聲,沒有驚訝。
     
    “我從沒有妄想和你結婚,我知道自己即將老去.....就讓我做你的終生情人,可以嗎?”
                  
    圖爾索答應。
     
    在朦朧夜色之中,伊麗莎白割下圖爾索的一束頭髮,作為收藏。
     
    因為明天,圖爾索就走了。
     
    回自己的家族,和另一個女人結婚。
     
    此去一別,不知什麼時候再見。而頭髮,是他唯一能留下的東西。
                  
    那天之後,伊麗莎白每天都會站在城堡最高處,向某個方向眺望。
     
    那是圖爾索家族的領地。
     
    有路人問:“伯爵夫人,您好像在等一個人。”
     
    伊麗莎白説:“是的,但連一封信都沒有收到。”
                  
    隨着時間的推移,伊麗莎白陷入惶恐。
     
    她跑到基督教堂,含淚祈禱:
     
    上帝啊,我胸口像是插了一百把匕首,劇痛無比。

    你為何給我一段美好的愛情,又迅速奪走?
                  
    在卧室,她取出圖爾索的頭髮。
     
    用匕首在胸口劃開一道口子。
     
    鮮血直流。
     
    然後,把頭髮塞進自己體內。咬着牙,一針一線縫上。
                  
    她想以這種特殊而殘忍的方式,與圖爾索廝守。
     
    某個下午,伊麗莎白騎馬出門散心。
     
    途中,手下傳來一個消息:
     
    “前幾天有人看見,圖爾索伯爵身邊多了一個女孩,好像是她的妹妹。”
                   
    聽罷,伊麗莎白內心崩塌。
     
    她忍住情緒,佯裝無所謂:“那是他的妻子吧?他可沒有妹妹。”
     
    回到城堡,伊麗莎白立刻走進書房。
     
    她給圖爾索寫了一封信。
     
    “請不要愚弄我的感情,快告訴我,你究竟愛不愛我?請速回信。”
                   


     
    圖爾索是結婚了。
     
    娶了那個富商之女。
     
    但伊麗莎白不知道的是,她寄出的信,根本沒有到達圖爾索之手。
     
    被誰截取了?
     
    圖爾索父親。
     
    為了讓兒子對那個寡婦死心,他在城堡內散播了很多謠言。
     
    大意是,伊麗莎白是個蕩婦,已經有了新歡。
                  
    圖爾索父親還偽造了兩封信。
     
    一封是寄給自己兒子。
     
    內容多是一些絕情的話,説自己已經有新歡.....而“提筆人”,是伊麗莎白。
     
    另一封,寄給伊麗莎白。
     
    內容大致是:“對不起親愛的,我把愛情和尊敬弄混了。我現在想到你,就想到我去世的母親......我要娶一個年輕的女孩,才17歲,我只鍾情於她。”
     
    “提筆人”,是圖爾索。
             

    看完信,伊麗莎白哭成淚人。
     
    她連續幾天幾夜都無法進食。
     
    不理政事。
    身體日漸衰敗。
     
    直至一天,她冒出想法,是不是圖爾索嫌自己老了?是不是自己再年輕一些,就有資格再擁有愛情?
     
    她忽然站起來,命令侍僕:“趕快,現在就給我打扮!”
     
    可能被主人的臉色嚇到。梳妝時,侍僕手有點抖,弄疼了伊麗莎白。
     
    她頓時暴怒。
     
    拿起木梳,用力砸向侍僕的頭。
     
    “嘣”,侍僕撲倒在地。
     
    而伊麗莎白的手,也沾滿了對方的血。
     
    那個片刻,她像是中了魔似的。坐在鏡子前,用鮮血均勻塗在臉部。
     
    然後,微微抬起頭,轉了轉。
     
    她笑了。
                  
    因為她出現幻覺,塗上鮮血後的臉,皺紋明顯少了很多。
     
    那天晚上,她問了侍僕幾個問題。
     
    “你多大?”
    “15歲。”
     
    “你有沒有和男人發生過關係?”
    “沒有。”
     
    自此,伊麗莎白一夜成魔。

    因為她開始迷信,處女之身血,能使自己變得年輕。
     
      
    幾天後,那個年幼的侍僕,死了。
     
    原因放血過多。
                  
    接着,第二個,第三個。
     
    起先只是用鮮血來擦拭皮膚。
     
    到後來,伊麗莎白愈發瘋狂。用鮮血洗臉、沐浴。
     
    整個城堡都彌散着濃濃的血腥味。
                   
    伊麗莎白經常問手下:“我有沒有變得年輕?是不是有點效果?”
     
    出於恐懼,大家連連點頭。
     
    甚至拍馬屁的人都有,説她現在簡直就像回到了20歲。
     
    就這樣,皇帝的新裝從未被揭發。在眾人的追捧中,伊麗莎白徹底喪失心智。
     
    她製造了一個“取血機”。
     
    高達幾米。
     
    外看像是一個煉丹爐,內看就是人間地獄——裏面全由鋒利的金屬尖鋭物組成。
     
    進去是活人,出來則是一具乾屍。
                  
    有資料記載,每個月,伊麗莎白要用10個少女。
                   
    起先,伊麗莎白以“缺少侍僕”的名義,廣招少女。
     
    但時間一久,當地百姓發現不對勁。
     
    為什麼女孩們都有進無出?
     
    人去哪裏了?
     
    惶恐在當地散開,再也沒有人把女兒送去城堡當侍僕。
     
    但伊麗莎白已經瘋了。
     
    血,處女的血,成了她維持生命的必須。
     
    她開始動用武力,明搶。
     
    而這也直接加速了她的滅亡——其管轄百姓恐懼變為憤怒,向匈牙利國王聯名上書,控訴伊麗莎白的罪行。
           
           
    某天,伊麗莎白接到僕人消息:城外有2名騎士,正飛奔而來。

    她隱約猜到是誰。

    往窗口一看,果然,其中一個就是圖爾索。
     
    她頓時欣喜若狂。急忙跑下樓梯,到城門口迎接。
                  
    那一刻,伊麗莎白捧着對方的臉,聲音幾乎顫抖:“為什麼你在信中説的話那麼殘忍?”
     
    圖爾索回答:“我不懂你的意思,我還想問你為什麼絕情!”
     
    “難道那封信不是你寫的嗎?”
     
    “寫了什麼?我無時無刻不再想念你啊。”
     
    ······
                  
    發現只是一場誤會後,伊麗莎白彷彿五雷轟頂。
     
    她咆哮道:“為什麼上帝讓我們年齡相差二十歲?!” 
                   
    但伊麗莎白沒有過分悲傷。
     
    她和圖爾索接吻,上牀。享受人生最後一個值得留戀的夜晚。
                  
    因為她知道,黎明破曉之時,即是自己的末日——圖爾索不是尋找愛情的,而是國王派來的調查官。
     
    1611年,伊麗莎白被押往宮廷。
     
    三名協助殺人的侍僕,被處以死刑。而伊麗莎白由於自己的貴族血統,免於一死。
     
    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她被終身囚禁在一個小房間內。
     
    不得踏出房間半步。 
                  
    門被封死,上面只留有幾個很小的洞。
     
    僕人用這個給她遞飯。
     
    她用這個窺看外面的世界。或者説,等一個人。
                   
    那個人,沒有來。
     
    但這一次,她沒有等太久。
     
    她用牙齒咬住自己的手腕動脈,越咬越深,像是對自己犯下罪孽的一種償還。
     
    之後,她死了。
     
    倒在自己的血泊之中。
     
    在最後的自殺時刻,影片導演加了一個內心獨白。
     
    伊麗莎白向上帝禱告:
     
    如果有來生,我希望自己可以成為一個男人。
     
    他們靠自己的想象創造了上帝,然後擁有鳥,獅子,女人,人間的一切。
     
    我什麼都沒有。
     
    愛是插在我背後的匕首。

        


    獨白或許虛構,卻是伊麗莎白一生最好的註解——589條人命毀於她,而她,毀於愛情,以及歷史本身的缺陷。
     
    如果那個平民小子沒有被殺。
     
    如果她沒有被強迫成為巴托里伯爵夫人。
     
    如果那個時代對女性沒有那麼多禁忌,允許一個39歲的女人去愛一個21歲大男孩。
     
    誰又能知道,歐洲歷史上會不會少一個殺人女魔,而多一個温婉順遂的女伯爵?
     
    歷史已經走過幾百個年頭。
     
    它還將繼續走下去。
     
    帶着遺憾和誤解,以及一個殺人女魔的遺願——如果有來生,我希望永無離別,永無恐懼,自由地愛與被愛。
    資料來源:
    百度百科“伊麗莎白·巴托里伯爵夫人”
    //baike.so.com/doc/6724086-6938225.html
    電影《女伯爵》,由真實事件改編
    //m.v.qq.com/play.html?vid=g00218kqwat&cid=8clgiecl0xgchbm



    親愛的小夥伴們,
    咱們的視頻號開通啦,
    歡迎大家來找我玩哦~

    今天給大家分享一個暖心小短片。
    在冷冽的冬天,
    總有些温暖能直達我們的心間。
    當你分享愛的那一刻,其實你也是幸福的~
     👇

    PS:

    單篇稿費1000元徵稿,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