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星光 / 待分類 / 震驚西方的大清奇人,中國發《Nature》第...

分享

   

【中通快遞香港】震驚西方的大清奇人,中國發《Nature》第一人,他的夢想太瘋狂……

2020-12-07  華人星光

    華人星光(ID:hrxg2020)原創

    作者:華人星光

    轉載請聯繫後台授權

    科技高速發展的今天,

    《Nature》、《Science》,

    這些國際一流的期刊,

    成為評價一個科學家能力,

    乃至一個國家科技實力的軟標準。

    無數科學家擠破頭,

    要在這些期刊上發表文章證明自己。

    而你知道嗎,我們中國,

    《Nature》發表文章的第一人,

    竟是清朝的一名落榜秀才!

    在那個愚昧、落後的時代,

    大清喪權辱國、即將傾覆的時刻,

    是他站出來在科技上力挽狂瀾:

    他造了中國第一台蒸汽機、

    第一艘小火輪船、第一艘軍艦、

    辦了第一場科學講座、

    出版了第一批化學翻譯本......

    我們初中背過的化學元素週期表,

    就是他命名的。

    他在《Nature》發文後,

    被西方稱為“中國科技第一人”,

    而做這一切,

    只因他的夢想太瘋狂......

    他,就是徐壽。

    1818年,

    徐壽出生於江蘇無錫一個沒落望族之家,

    他雖自幼飽讀詩書,

    心思卻全然沒在“八股科舉”之上。

    父母去世後,他科考失利,

    成了被鄰里嘲笑的“落第秀才”。

    在那個科舉是唯一出路的年代,

    他竟從此放飛自我,自斷科舉之途,

    “八股文有個鬼用哦,不學了!”

    從此,他專心於“格物致知之學”,

    音樂、數學、礦產、汽機、

    醫學、光學、電學,

    就沒有一樣是他不喜歡的,

    從無所不學,他變得無所不知。

    他還喜歡研究一些“奇技淫巧”,

    自己動手,

    製作了極其複雜的報時自鳴鐘,

    還有炮用象限儀、指南針等等......

    那個時候,

    他並不知道,自己沉浸其中的,

    正是未來一門叫“科學”的黃金知識寶庫。

    自鳴鐘中,報時的小鳥

    象限儀, 用於測量火炮傾斜角,檢查火炮瞄準和火炮的角度

    22歲,在翻遍歷代涉及技術的典籍之後,
    他“大徹大悟”:
    毋談無稽之言,毋談不經之語,
    毋談星命風水,毋談巫覡讖緯。

    那時矇昧的大清,

    根本沒有進行科學教育的學校,

    從未接受過現代科學教育的徐壽,

    所學所做的一切,

    竟都與現代科學理念完全相符。

    那時更沒有什麼科技類書籍,

    他到處尋找西方科技著作。

    有一次在上海,

    他偶然覓得新編譯的西方近代科技書:

    《博物新編》,如獲至寶。

    這本介紹近代歐洲科學常識的小冊子,

    書裏那些神奇的科技,

    為他打開了睜眼看世界的天窗。

    徐壽用一雙巧手,

    將裏面的理論變為實踐,

    他把水晶圖章磨成三稜鏡,

    用來觀察光的折射和分色;

    甚至常常偷偷跑去西洋人的輪船上,

    驗證《博物新編》中介紹的,

    關於現代蒸汽機的原理。

    《博物新編》中火輪機圖

    很長的一段時間,

    徐壽是人們眼中的”異類“,

    因為他的想法和行為,

    和當時的大清人格格不入,

    放棄科舉聞達鄉里的做法, 

    更成為眾人嘲笑的理由。

    而徐壽對此不以為然,

    因為在他心裏,隱隱有一個念頭:

    以經世致用之學,

    尋富國強民之路!

    直到鴉片戰爭之後,

    清政府提出“師夷長技以制夷”,

    人們這才意識到,

    徐壽棄科舉從科技的所作所為,

    是不求功名利祿與個人聞達,
    將探求西方先進科技,
    作為畢生追求事業的先見之明!

    1862年,
    被洋人在家裏欺負的曾國藩等人,
    決定開展洋務運動,
    要辦機械廠、要開輪船廠,
    可是沒有技術沒有人才怎麼搞?
    光喊口號有毛用,
    晚清名臣們抓瞎了,
    這個時候,一直被人視為“異類”的徐壽,

    被人推薦進入安慶內軍械所。

    他接到的第一個任務便是“自制輪船”。

    那時的徐壽,

    親眼目睹了洋人在自家地盤上橫衝直撞,

    北洋水戰,
    清政府水師用的帆槳人力船,
    累死都追不上人家的蒸汽動力船。
    洋人“仗船”跋扈的囂張氣焰,
    讓徐壽羞憤無比:“真當中國無人嗎?!”

    不能讓洋人一直這麼欺負我們!

    只是,軍械所沒有技術,
    也沒有圖紙,
    要自己制輪船,談何容易啊。
    徐壽呢,説幹就幹,
    他就靠着《博物新編》上的圖和簡介,
    跑到洋人船上研究了一整天,
    回來就開始做零件!

    3個月後,

    徐壽與自己的兒子徐建寅等,

    完全不假西方人之手,

    僅以三個月時間,

    就造出中國歷史上第一台蒸汽機,

    中國人自制的第一台蒸汽機誕生!

    徐壽兒子徐建寅

    四年後,

    徐壽終於造出完全國產的,

    中國第一艘蒸汽船“黃鵠號”!

    當“黃鵠號”試航完畢靠岸時,

    曾國藩對徐壽讚不絕口:

    “洋人之智巧,我中國人亦能為之!”

    上海《字林西報》報道:

    “黃鵠號”所用材料,

    均由徐氏父子之親自監製,

    並無外洋模型及外人之助。

    “黃鵠”號復原圖
    “黃鵠”號模型

    也從這時起,
    面對落後愚昧的國情,
    面對虎視眈眈的列強,
    徐壽心裏誕生了一個瘋狂的想法:
    他想在洋人的鐵蹄踏碎這片山河之前,
    用科技力量,
    拯救這個快要支離破碎的國家!
    此後,在很長一段時間裏,
    徐壽遠遠地走在了那個閉關鎖國、
    民智不開的時代的前面!

    1867年,徐壽來到江南製造總局,

    他先是督辦造出了,

    中國第一艘純國產軍艦“惠吉號”

    接着是第二艘“操江號”,
    這是洋務運動中,
    官辦軍事工業達到的巔峯。

    近代第一艘軍艦“惠吉號”

    操江號

    在紫禁城的同治皇帝,
    都聽説了徐壽的事蹟,
    大為激動,
    親書“天下第一巧匠”厚賜徐壽父子。

    而徐壽麪對皇帝欽賜的牌匾,

    沉思良久後,

    將這塊人人恨不得高高掛起,

    日日叩拜的牌匾,

    深深地藏了起來。

    他説:“我們離西方的差距還很遠,

    現在不是得意的時候!”


    徐壽並不滿足現階段的成就,

    他依據民族“剛需”,建議朝廷亟辦四事:

    一開煤鍊鐵,二自造大炮,

    三操練水師,四翻譯西書。

    但沒想到,

    這樣具有遠見之明的建議,

    竟遭到權臣駁斥,

    畢竟,

    “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的成見,

    根深蒂固,

    他們認為作為“匠人”的徐壽“越權”了,

    建你的船就行了,

    手伸那麼長管那麼多幹嘛?

    歧視和輕蔑,沒能阻止徐壽,

    他自己翻譯了西方三本譯著,

    拿着這些譯書給曾國藩看,

    曾國藩眼睛都直了,

    馬上就讓徐壽籌備翻譯館。

    幾個月後,

    徐壽開辦了近代中國第一家,

    以翻譯西方科技類書籍的學術機構。

    通過譯書,大力引進西方科技知識,

    徐壽做的這件事,足足影響中國百年。

    他這一譯就是17年,

    譯著書共計137部,

    尤其以化學譯著最為出名,

    包括《化學鑑原》及《續編》、
    《化學考質》、《化學求數》等專著、
    譯著15種,
    他還引進了中國第一批化學教材,

    此外,

    徐壽首創化學元素漢譯名的原則,

    我們現在必背的元素週期表,

    就是出自於他的翻譯。

    徐壽譯元素週期表

    由此,

    他被稱為“中國近代化學先驅”。

    不光這樣,

    他還翻譯了氣機、水師操練、

    兵學等多種西方著作,

    通過書籍的廣泛傳播,

    他想把這種“開眼看世界”的感覺,

    傳遞給更多的中國人。

    徐壽父子翻譯的書籍

    徐壽的翻譯館建館40週年時,

    共譯書160種,

    工藝、兵制、醫學、礦學、
    農學、化學、交涉、算學、
    圖學、史志、船政、工程、電學、
    政治、商學、格致、地學、天學、
    聲學、光學等等無所不涉,
    西方近現代科學技術,
    正是從這個機構開始,
    得以在古老的華夏大地紮根,
    而完成這萬里長征第一步的徐壽,
    被稱為“中國近代科技第一人”。

    江南製造總局翻譯館內,左起徐建寅,華蘅芳、徐壽


    為中國做了這麼多,

    已經步入晚年的徐壽,

    還念念不忘初衷。

    為了開啓下一代的民智,

    他於1875年,

    在上海創建格致書院,

    這是中國近代第一所,

    專門研習自然科學的新型書院。

    格致書院

    學校開設有礦物、電務、測繪、

    工程、汽機、製造等多門課程。

    此外徐壽還在學校定期舉辦科學講座,

    邊講科學知識邊做實驗表演。

    他的朋友曾説:“為了學校,
    徐先生,
    幾乎是集中他的全部精力募集資金……
    當時書院負債1600兩銀子,
    此後,他曾募集7000兩銀子,
    用以償還了全部債務。”

    幾乎是格致書院成立的同時,

    徐壽也編輯出版了,

    我國最早的科技期刊《格致彙編》。


    也是在這篇本土期刊上,

    徐壽發表了一篇科技論文,

    還把這篇論文投給了國外,

    這便是那篇震驚西方的,

    中國人發表在《Nature》上的第一篇論文。

    在文章中,他對傳統聲學定律,

    “空氣柱的振動模式”(即伯努利定律),

    提出質疑,

    並用現代的科學矯正了一項古老的定律,

    當時《Nature》編輯都評價:

    “真的很不可思議,

    在落後愚昧的大清國,

    居然會有這樣一位智商逆天的奇才。”

    1881年徐壽發表在《Nature》上的文章

    在這篇論文發表後的第三年,

    徐壽因多年為科技奔走勞心勞力,

    病逝於上海致格書院,

    享年66歲。

    這位一生不求功成名就,

    更不求達官厚祿的先生,

    就這樣與世長辭。

    他是累死的......

    而他為我們留下的,

    是西方先進科學的引進和傳播,

    是帶動整個民族的開化和進步,

    是澆灌下一代人的厚厚科技書籍,

    是一所人才輩出的格致學院,

    之後這所學校更名格致中學,

    目前,這所學校走出的學生,

    有51%進入清華北大等中國頂尖學府,

    這是他風雨人生中,

    保存至今的一份偉大事業。


    而徐壽的兒子徐建寅
    繼承了父親的遺志,
    在化學領域不斷拼搏。
    遺憾的是,
    1901年,
    徐建寅漢陽鋼藥廠火藥實驗現場,
    因爆炸殉職,
    搜救人員多方搜求,
    只找回他一條被炸斷的大腿。 
    這對父子,
    共同為中國的近代科學事業,
    獻出了寶貴的生命。

    在最落後的年代,

    徐壽製造出了中國第一台蒸汽機、

    第一艘小火輪船、第一艘軍艦、

    出版了第一批化學翻譯本......

    是他,

    一肩扛起了中國近代科技的發展,

    為中國近代軍工埋下了火種,

    他和兒子的發明,

    支撐了艱難的八年抗日戰爭,

    他的更多化學知識,

    今天我們都還在受用。

    網友們都説,徐壽的這些成就,

    像極了小説裏一個現代人“穿越大清",

    帶回去一堆的科技能量。

    但他是一個真實存在的奇人,

    大廈將傾,可他願用這畢生,

    為封閉和黑暗的清朝,

    高高舉起一束光輝的火把,

    他讓我們知道,無論在多艱難的環境下,

    中華民族,不缺努力做事的人,

    不缺熱血滿腔的人!

    為大義而生,因大義而死,

    2020年10月,

    徐壽離去136週年,

    這位古代精英人士,

    這位凜然瀝血的老人,

    值得我們所有中國人致敬!緬懷!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