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鄉萬榮 / 待分類 / 董文浩:敏敏和他的家人們(下)

分享

   

【中通快遞香港】董文浩:敏敏和他的家人們(下)

2020-10-15  故鄉萬榮

敏敏和我同村同隊同巷。他家在前巷最東頭,我家在巷門口第一家。他的大姐和我同一個學校裏唸書,小我兩班,小我兩歲。在學校裏,三叔還當過她的班主任。我在學校,當過的最大的官是組長,因不小心碰破了同學的頭,不幸被老師還給擼了。我是班裏的作文課代表,三叔常拿我的作文,在他班上宣讀,敏敏的大姐瞧不上我,私下裏跟同學講我的怪話,説也不嫌害臊,起個名字咋還叫文浩(豪)。這話自然是她大姐過門後,當了我的媳婦時才告訴我的。三叔很喜歡他的這個學生,告誡不要早早找婆家。沒承想他的愛徒,後來進了我們家的門,成了侄兒媳婦,董老師變成了三叔,這叫緣份。我和老婆的婚事,是兩個父親做的主,當年倆人在公社一起共事,有意結成兒女親家。老婆有時給我提起,説這是包辦婚姻,好像我耽誤了她的大好前程似的。老婆跟着我當了十七年的軍嫂,當兵光榮,當軍嫂同樣也光榮!

年輕時的岳父是個帥哥

年輕時的岳父,一臉英氣,雙眼炯炯有神,氣宇軒昂,血氣雙剛,長的一表人才,在當地可是個人物。最早當過村裏的大隊長,現在叫村長。以後進了當年有名的運城拖拉機廠,不久又轉戰到了當今的南風集團,深得領導賞識,幹得風生水起的,眼看着就要提幹。為了方便照顧在村裏的老媽和一堆孩子,謝絕了領導和同事的挽留,毅然辭職回鄉。回來不久,受命組建起了公社拖拉機站、機械廠,並出任廠長。那時候,我常和夥伴們去拖拉機站玩,紅色威武的東方紅拖拉機,在我眼中是那般的高大神聖。農村全面土地承包責任制開始那年,岳父辭去廠長,回村去和岳母一起侍弄家裏的幾十畝大田,他要在土地裏刨出個金疙瘩,讓一家老小從此過上好的日子。

年輕時代的岳父岳母照片  

岳父母在責任田裏,栽下了十畝蘋果樹。頭幾年,光出不進,投資進去,也聽不見個聲響。田裏套種的莊稼嚴重減產,甭説鄉親,連家裏的人也不看好。時間到了那年,蘋果熟了的時候,滿樹紅豔豔的大蘋果沉甸甸地掛滿枝頭,那十畝果園,硬是頂過百畝地的收入,一家人的臉上個個樂開了花。憑着十畝果園的收入,不幾年光景,家裏蓋起了當年全村第一棟一長溜九大間高大漂亮的二層結構大北房。

走南闖北,見多識廣的岳父,人精明能幹,腦子活泛,敢為人先。在村裏率先搭起了4個塑料大棚,在裏面栽上圓茄子、扭扭椒。那茄子最大的長的像小娃娃的頭,一個有3斤重,扭扭椒又粗又長。那時,我剛從部隊轉業回來,沒事時幫着岳父母賣賣菜。臨近年關,市面上反季節蔬菜很稀缺,一個大茄子能賣十塊錢,岳父家的扭扭辣椒是獨家產品,一兩賣到三塊錢,還供不應求,直喜的岳母數票票數的上了癮。

瞧, 茄子長得像小娃頭一樣大

岳父,以那輩人特有的情懷品格和擔當,引領鄉親們科學種植,被譽為農村科技致富的帶頭人。他種的果園、菜園、莊稼地,連席梗都拍得方方正正,地裏愣是不見長草,連堰邊地頭,也被栽上了棗樹杏樹和山葱。那紅杏汁多美味,紅棗兒脆甜可口,好過了一幫兒孫和親戚朋友。我幾乎每次回家,敏敏和岳父母,都無一例外給裝上自家產的鮮果子、鮮菜和好吃的好喝的。

岳父近照    

岳父岳母,勤勞善良,吃苦耐勞,歷經風雨,辛苦拼博了一輩子,相濡以沫,一起走過了半個世紀的春夏秋冬。七十三歲那年,在敏敏倆口的勸説下,把桃園包給了人。老倆口一天也閒不住,去敬老院劉院長那謀了份工。頭幾年,劉院長生意多成天忙,把一攤子交由岳父幫忙打理。當過領導的岳父,安排調配房間,吃喝拉撒睡,油鹽醬醋米,水電暖,事無鉅細,打點的有條有理。常有人來敬老院,還以為岳父是管事的呢。説是看門的,更像是常務副院長。敬老院一天天熱鬧起來,十里八鄉,連鄰縣的人也聞名遠道而來爭相入住。縣鄉領導頻頻光顧,讚揚有加,贏得了劉院長的尊重信任和大家的一致好評。

七十歲時的岳父與岳母

年前,敬老院跑丟了一個五保户智障老人。岳父寢食不安,坐卧不寧,劉院長寬心説不怨他,老人家總覺得自已沒看住人,心裏那道坎始終過不去。年過完了,人回來了,岳父緊繃的身心卻一下子就垮了。整日茶飯不思,一天只能咽一個小饃,人一下消瘦憔悴了許多,眼見着身體每況愈下。敏敏蓉蓉每天都過來,噓寒問暖,打針送藥,帶上平時愛吃的飯菜,輸了上萬元的營養液,關懷倍至。我和愛人、小姨子晶晶訪醫問藥也常回去探望。病中的岳父一直很堅強,拖着虛弱的身體,幫岳母拖地打水照顧人,那提水瓶的手微微顫抖。不時惦記着家中的小菜園,抽空開車回家澆水鋤草,聽説還摔倒了幾次,我們聽了忍不住淚下,一番勸説安慰。在敏敏用心的治療和全家人的關愛下,被病魔折磨了三個月的岳父終於挺了過來。生死線上走過一回的人,馬上忘了自已己是奔八十的人,骨子裏那股不輸人的勁又上來了,恢復了以往那種風風火火的樣子,在眾人和兒孫面前的背影仍是那麼矯健有力堅定。

岳母和她的花

岳母,年輕時是村東有名的一枝花。人長得精幹麻利,樂覌豁達,與人和睦相融,説話辦事幹脆,充滿正能量。地裏活家務活,樣樣都拿得起,始終走在人前。她孝敬老人,對公婆和二叔,孃家的父母,貼心照顧幾十年,從不言語苦累,沒有一點怨言,鄉人無不看在眼裏。她愛憫孩子,慣吃慣穿,就是不慣孩子毛病。我那口子,小時候纏人,也不管岳父擔着一擔棉花柴,非要人抱着,岳父一邊抱娃,一邊挑擔,一身擔當。看戲時騎在脖子上,手擺腳蹬,一點也不老實,跟着男娃爬樹翻溝,掏鳥摘果,瘋丫頭一個。父慈母嚴,在岳母的嚴格管教下,幾個娃大了都知書達理,崇尚德孝,與人為善,給她長足了臉。岳母愛乾淨,愛排場,家裏頭,裏裏外外,被她和岳父拾掇得乾乾淨淨,窗明地淨,整潔舒心。

在家裏,岳母大人是一方領導,凡事要求極嚴。聽淑變講,小時候她和妹妹常因被子疊的不整,被岳母攤開被子一扔。針線活,也不給你講咋做,看着不順眼,拿起來先給你拆了。掃地也須倍加小心,不能像老虎掏心一樣,岳母專挑角角落落檢查,讓你不敢心存絲毫僥倖,妄圖矇混過關。岳父辛辛苦苦新盤的鍋灶,其實還是很不錯的,但就是入不了岳母的法眼,親自掄起钁頭,三下五除二給拆了,喝令其重盤。我那岳父大人,也只能重搭台子另唱戲,從頭再來。我和淑變每次回家,看過兩邊老人,得趕緊把自己家裏,從裏到外收拾一遍,以備岳母巡視。通常岳母會揹着雙手,左右巡視一遍,聽到一連幾個好字,我的心這才算放下來。受岳母影響,我那口子,也是個窮講究。我最怵搞家裏的衞生,辛辛苦苦一場,很少聽到一句表揚的話,多半還要老婆回頭進行二次返工。家風如此,兒女自得真傳。平時,一家老小衣着得體,談吐文明,一看就知道是講究人家。岳父母和親戚鄰里的關係處的相當的融洽,為人熱情,處事誠懇,出手大方,村裏人沒有不誇的。

岳母為老人泡腳修趾甲

岳母和岳父把敬老院當成自已的家,把院裏的老人當成自已的親人。岳母一個人,管理着敬老院十幾個老人,幹一般常人所不能。為他(她)們端飯送水,洗衣洗腳,擦身穿衣,剪指甲、梳頭、理髮,還幫灶房洗碗,分發飯菜,打掃衞生,真是十分的辛苦。老人們想吃點啥,想要點啥,她和岳父騎着那輛小電摩去二里外的鄉里去買來送上門。每天不厭其煩,為幾個老人們不是下點麪條,煮個雞蛋,就是包頓餃子換個口味。我們拿回來孝敬的東西,也常拿去與其它老人們分享。岳父母講,能滿足老人們的需要,是他們最大的幸福。岳母待人實誠,會説話,會安慰人,常設身處地為孤獨的老人們着想,伺候人無微不至十分到位。老人們和她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有幾個老人找院長,專門指名只要岳母照顧她們。老人們的子女來敬老院看父母時,專程感謝岳父母的照顧,還送來錦旗一面。

岳父岳母遊北京

岳父岳母,他們有一顆樸素善良的心,有一份仁愛、慈祥、無私的胸懷。那年,紅儒哥在村東的南崖下挖土,剷土時,突然頭頂的崖土傾瀉而下,轉眼間把整個人給埋沒了。岳父恰好路過,看到這一幕,急忙跑到跟前喊破了嗓子,也聽不到個迴音。叫來左鄰右舍,又怕傷着人,用雙手把人給搶刨了出來。紅儒哥的家人,原本以為人已經沒救了,沒想到硬是從死神那裏奪回了一條命。岳父的本家二叔,遠房的叔叔嬸嬸,一輩子無兒無女,乾爸乾媽身子骨不好。在世時,他們像伺候雙親一樣,無私的付出,用心呵護,竭盡全力照顧好他們,並親自操辦了他們的後事。在岳父母手裏,加上父母雙親,先後送走了七位老人,養兒也不過如此。

 芙蓉陪爸媽一起遊“袁家莊”

平日裏,岳父母與兒女之間的交流就像朋友一樣。他們心中,時刻想着兒女們平安,快樂,健康成長,唯獨沒有他們自已。老倆口快八十歲的人了,還不閒着,掙的那份錢,是實實在在的辛苦錢,攢下的錢捨不得花,全都貼補給兒女們和需要幫助的人。他們教子女最多的是,孝敬老人,與人為善,本份做人,吃虧是福。常説的一句話,人在做,天在看,行善行孝,積攢功德是給子孫積福。平凡的言語中,總是透露出一種關愛之情。在他們身上,生動體現出的崇尚德孝和無私奉獻的精神,也是董永故里“董永精神”在新時代的一種傳承和發揚。

敏敏姊妹五個

岳父母家,是村裏有名的“和諧家庭”。受他們的影響,敏敏芙蓉和幾個姐姐小妹之間,和睦相處,互諒互讓,沒有利益之爭,沒有斤斤計較,只有真誠的相幫相扶。岳父家就像我的家,岳父母視我如親兒一樣。每次回來踏進家門,首先映入眼簾的,永遠是他們迎上來的暖心笑容,隨後是關切地招呼吃飯,眼中流露的深情,現在都能感受到。我東頭小院的平房是岳父一手理料蓋的,光裁那南崖的土,就用了一個月才拉完。現在的新家,也是岳父,跑前忙後,找匠人,拉材料,修窯蓋房砌牆安大門鋪院子,前後忙了三個月才落成。那院子好大,窯洞好敞亮,南北崖上一片果園,往西遠眺孤峯,雲舒雲卷,讓人心裏亮堂和由衷的感激。

每次我們打電話問候二老,無一例外的總是回答,身體好着哩,一切都好,不要惦念他們。反過來關心小輩要注意身體,照顧好孩子,好好工作。每次回老家,我都特別高興,岳母做的家常菜,用小盆裝着擺滿一桌子,那家的味道,總是吃不夠。喜歡聽他們的嘮叨,聽那熟悉親切的聲音。

二老與老家的子女一起合影

岳父母熱愛生活,喜歡養花,喜歡花開的樣子。敬老院大門兩邊的花壇裏,院內的空地上,門前的花盆裏,栽滿了指甲花、菊花、雞冠花、三角梅、太陽花、月月紅。我在村東兩家門前新栽了十棵月季樹,老兩口喜的左瞄右看瞅個不停。明年,春暖花開的時侯,真不知道愛花的老兩口會一天幾趟地跑去看他們心愛的花兒。剛學會拍抖音做像冊的岳父岳母,在朋友圈裏時不時發一段工作小視頻。那笶容可親的樣子,那份敬業精神,那種真誠和愛心,令人感動,那是一種成人之美,成就之美。二老相依相伴,相伴成行,每日一起忙碌,一起鬥嘴,一起看日出日落。兒孫們眼中的二老,是那麼的美,怎麼看都很美。

敏敏早就和姐姐小妹商量,接岳父母回家養老,安享晚年。岳父母養育了四女一男,早該享受兒女們的孝敬。不知道習慣了忙碌,不服老,一刻也閒不下來的二老,這次能不能聽一回兒女們的真誠相勸和殷切期盼。陽光燦爛的日子,陪二老,觀名勝,逛美景,聽戲文,吃美食,嘮嘮嗑,讓二老快樂開心,好好的享受人生 ,是件多麼令人高興的事啊!

全 家 福


人海茫茫。人世間有多少真情,讓人牽腸掛肚。善待每一個平凡平淡的日子,好好珍惜身邊的人!好好珍惜身邊的親人!


文字:董文浩(原創)
圖片:家人提供   致謝
喜歡本文,給個“在看”。
讚賞是對作者的最大支持!

故鄉萬榮您身邊的家

感謝關注!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