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緣谷 / 歷史地理 / 為什麼會有“中俄待議區”?

分享

   

【中通快遞香港】為什麼會有“中俄待議區”?

2020-10-14  地緣谷
編輯

NO.266,月靈/文

滿文版條約規定勒拿河以東,白令海峽以西,北冰洋以南,外興安嶺以北作為待議地區。俄文版條約則規定以外興安嶺為分界線,並將烏第河以南外興安嶺以北作為待議地區 

編輯

校/聽風者 畫/傲慢的上校 圖/地緣谷

中俄待議區源自《尼布楚條約》,《尼布楚條約》的簽訂源自中俄之間的雅克薩之戰。因此在討論中俄待議區的問題以前,首先要對雅克薩之戰以及《尼布楚條約》的簽訂過程和內容有所瞭解。

第一次雅克薩之戰

雅克薩之戰是中俄圍繞雅克薩城進行的爭奪戰。1665年冬季,切爾尼戈夫斯基佔據並重建了雅克薩城,並以此為基地,招兵買馬,壯大勢力,為清朝的邊疆帶來了不小隱患

切爾尼戈夫斯基出生在烏克蘭,原本是波蘭立陶宛聯邦的貴族。1664年,伊利姆斯克總督強姦了切爾尼戈夫斯基的女兒。為了對伊利姆斯克總督實施報復,切爾尼戈夫斯基在第二年就殺死了他。隨後組織84名哥薩克人一同向黑龍江進軍,最後到達了被毀的城市阿爾巴津。

切爾尼戈夫斯基


切爾尼戈夫斯基在當地建立了一個小王國,這個小王國一直延伸到距離阿爾巴津50公里處的結雅河河口。這個王國雖然地方狹小,但卻有着特殊的地位。它在當時獲得了法國和荷蘭的承認,但未被俄羅斯清朝承認


1681年康熙皇帝平定了“三藩之亂”,遂決定以武力驅逐切爾尼戈夫斯基。康熙親自出巡東北防務,並於1685年命令都統彭春、副都統郎坦率領四千餘人趕赴雅克薩城。達斡爾、鄂温克等民族的土著民為清朝軍隊充當嚮導。

剛剛結束“三藩之亂”的清軍再度奔赴東北,

總不能守住了關中,守不住愛新覺羅家的“龍興之地”


5月22日,清朝軍隊兵陳雅克薩,俄軍在拒絕清軍的勸降後據城頑抗。23日晚,清軍分水陸兩路圍攻雅克薩城。經過3天激戰,雅克薩城受到重創,城中的一百多俄軍士兵被擊斃。由於雅克薩城主體為木質結構,25日郎坦下令放火燒城,逼迫俄軍投降。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俄軍指揮官托爾布津率眾投降。第一次雅克薩之戰就此結束。

此時的雅克薩還只是簡單的木製小稜堡,

且沒有相應的活氣支援,非常容易一鼓作氣攻下


第二次雅克薩之戰

然而,就在清軍撤走後不久,1685年8月托爾布津再一次入侵雅克薩。當得知托爾布津重佔雅克薩城之後,康熙立即決定再次出兵反擊

清軍二度出征,知道俄軍火力優勢的清軍還將

“威武大將軍炮“裝載上船,以求壓制俄軍


此時的俄軍得到了火力支援,也用土木加固了

稜堡,使得人數多的清軍反而攻不下稜堡,需要圍塹壕

斷水斷糧逼迫俄軍投降


1686年2月,黑龍江將軍薩布素等率軍圍攻雅克薩城。清軍的主要策略一方面是斷絕雅克薩城中的水源,另一方面是用大炮進行猛烈的轟擊。托爾布津即死於清軍的炮火之下。到了10月原本有800多人的俄軍只剩下飢寒交迫的100餘人。迫於無奈,沙皇政府希望通過談判解決中俄兩國的邊界問題。


薩布素(1629年—1701年),富察氏,滿洲鑲黃旗,

1629年生於寧古塔南馬場,清朝康熙年間著名愛國將領,

抗俄名將,民族英雄,首任黑龍江將軍


談判也許是出路

就在第二次雅克薩之戰後的一個月,1686年12月,俄國信使就來到了北京,並向康熙皇帝轉達了沙皇希望談判的訴求。

編輯

地緣谷(用於複製)

在達成共識後,雙方分別選派要員作為談判代表。中方負責談判的代表是領侍衞內大臣索額圖,俄方負責談判的代表是御前大臣費奧多爾·戈洛文。根據張誠日記的記載,戈洛文是一個矮小肥胖的人,儀表很好,態度從容。

張誠是法國人,原名Jean-Francois Gerbillon,他是清朝聘用的耶穌會士。在《尼布楚條約》的談判過程中,張誠和另一名清朝聘用的耶穌會士徐日升(葡萄牙人,原名Pereira, Thomas)發揮了極大的作用。其中,張誠的滿語能力相對較強,徐日升則是漢語能力相對較強,兩人同時利用拉丁語,配合俄方的拉丁語翻譯完成了尼布楚談判。從歐洲中世紀至20世紀初拉丁文逐步成為歐洲公用語,當時的國際條約大多由拉丁語寫成。

復原的《尼布楚條約》左三為俄國御前大臣

費奧多爾·戈洛文,左二為葡萄牙耶穌會士徐日升,左一為

另一名法國耶穌會士張誠,右為領侍衞內大臣索額圖


在談判的最初階段,俄方認為中方駐地距離尼布楚過近,這種安排不符合國際法的要求。雙方就此問題談判了兩次均陷入僵局。此後俄方又派翻譯到中方駐地,稱按國際法要求應該舉行三次談判,三次談判的目的分別為行見面禮、提出建議、得出決定,最終雙方才能達成共識。雙方經過談判,於1689年9月7日在尼布楚簽訂了中俄《尼布楚條約》。

條約有拉丁文、滿文、俄文三種文本,這三種版本的內容還被刻於石碑之上立在兩國邊境。從張誠的日記記載來看,康熙皇帝對尼布楚條約的結果相當滿意,並對條約簽訂過程中的參與人員給予了高度肯定。

尼布楚條約

《尼布楚條約》的內容主要包括以下六個方面。

一、以格爾必奇河、額爾古納河和外興安嶺為中俄兩國國界。惟界於興安嶺與烏第河之間諸河流及土地應如何分劃,須查明之後再行商定。

二、俄國人在雅克薩所建的城障應立即拆除。居住在城中的俄國人需要全部遷回俄國境內。中俄兩國獵户人等,不得擅自跨越已定的邊界。

三、從條約簽訂之日起,兩國之間不得收納對方逃人,如有發現逃亡人員則需要將其遣還本國。

四、已經生活在俄國的華民和生活在中國的俄國人,仍需遵守之前的各類規定。

五、從條約簽訂之日起,兩國人民可持護照過界互市。

六、兩國廢除一切爭執,永結睦鄰,嚴守約章。

滿文版的《尼布楚條約》


《尼布楚條約》的簽訂對中俄兩國意義重大。對於中國而言,《尼布楚條約》肯定了黑龍江和烏蘇里江流域的廣大地區為中國領土,暫時遏制了沙俄的侵略,使東北北部邊疆獲得了較長時間的和平與安寧。

爭議待議

在邊界劃分的談判過程中,出現爭議是不可避免的,如何解決爭議才是問題的關鍵。在《尼布楚條約》的簽訂過程中,中俄雙方採用了擱置爭議的辦法解決問題。

其中,爭議最大的一段邊界是中俄兩國東北段的邊界,三種文字版本的相關內容相差甚遠。具體來説,滿文版條約規定勒拿河以東,白令海峽以西,北冰洋以南,外興安嶺以北作為待議地區。俄文版條約則規定以外興安嶺為分界線,並將烏第河以南外興安嶺以北作為待議地區。

編輯

但實際上,滿文和俄文版的《尼布楚條約》均非正式文本,兩者都只有一方的簽字和蓋章。而拉丁文版本的條約則是中俄雙方代表均有簽字蓋章


拉丁文版本對於待議地區的表述為,“惟界於興安嶺與烏第河之間諸川流及土地應如何分割,今尚未決,此事須待兩國使臣各歸本國,詳細查明之後,或遣專使,或用文牘,始能定之”。烏第河的位置容易確定,但興安嶺卻分為北支和南支。拉丁文本並沒有明確表述“興安嶺”指其南支還是北支,所以產生了兩種説法。

編輯

《尼布楚條約》拉丁文本原件影印件


雙方對這個待議區域有不同的認識。清政府認定的興安嶺走向是指北支,一直延伸到北冰洋。在學術界,郭沫若主編的《中國史稿地圖集》以及譚其驤主編的《中國歷史地圖集》中均把“待議區”劃定為烏第河以南、外興安嶺以北的區域。這種説法為中國大陸學界較為通行的説法。俄國則認為是指南支。當時的比利時人托馬斯繪製了韃靼地圖,該地圖明確體現了中俄待議區是勒拿河與今外興安嶺南支間東至白令海峽。

編輯

實際上在現實情況下,待議區的問題很大程度上沒有得到兩國的認同。例如,在中俄雙方簽訂《尼布楚條約》的第二年,清政府就派專員當面告知戈洛文,勒拿河與烏第河等地區都是中國的領土,俄方不得進入。

中俄待議區產生的原因主要包括內因外因兩個方面。

外因是當時地理測繪條件的限制,即無法精確繪製山川、河流的具體位置,雙方只能選擇明顯的大川、大嶺、大河作為邊界,如大興安嶺、格爾必齊河等,因此邊界的劃定是極為粗線條的。

保存在台北故宮的《皇輿全覽圖》

編輯

內因則更為關鍵,晚清以前中國遠未形成近代國界的觀念。實際上,上述內因在很大程度上制約了外因。最為直接的例子即《皇輿全覽圖》等實測輿圖的使用,《皇輿全覽圖》是以天文觀測與星象三角測量方式進行,採用梯形投影法繪製而成的相對精確的地圖,比例為四十萬分之一。但此類地圖主要用於對外戰爭,而非邊界劃定。在討論邊界時,官方運用較多的是政書和方誌上的地圖,基本沿襲着傳統疆域示意圖的繪製方式,因此存在明顯的粗略問題。

明代的坤輿萬國圖

編輯

《尼布楚條約》之後

儘管《尼布楚條約》中存在待議區的問題,但條約的簽訂客觀上還是促進了城市貿易的發展。

《尼布楚條約》簽訂後,每年都有大型俄國商隊來華互市, 俄國商人的主要貨物包括珍貴的毛皮,如狐皮、黑貂皮、銀鼠皮,還包括鐘錶、皮革、呢絨、鏡子等。俄國商人將它們帶到北京進行銷售,再採購中國的茶葉、中藥材、絲綢、金銀器皿、棉布、染料、寶石、珍珠、煙草等帶回俄國銷售,從中獲取高額利潤。最典型的例子是1693 年,伊台斯商隊攜帶了屬於俄國國庫的4400盧布以及私人14000盧布的貨物,康熙皇帝親自“召見賞賜”。

清代恰克圖,俄語為“有茶的地方“


個人的牟利只是《尼布楚條約》的影響之一,更重要的是它促進了城市的發展。以今天我們非常熟悉的齊齊哈爾為例。雅克薩戰爭期間,齊齊哈爾只不過是清軍後方一個養護軍馬的小村屯。《尼布楚條約》簽訂後,按照新的邊界線,齊齊哈爾在東北邊疆防衞體系中的重要地位得以突顯,並迅速發展成為與尼布楚相呼應的北方重鎮,認可快速增長,貿易往來不斷,對尼布楚一帶的俄商產生了極大的吸引力。

光緒年間,俄國人拍下的齊齊哈爾照片


不過,隨着1858年《璦琿條約》的簽訂,爭論了多年的待議區也隨之遠去在黑龍江對岸。

參考資料 中俄雅克薩之戰與《尼布楚條約》 . 周喜峯;論尼布楚條約的歷史意義 . 劉德喜;17世紀張誠日記之尼布楚行程與談判 .王繼慶王闖;關於中俄《尼布楚條約》待議地區研究 . 房鑰地;康熙、雍正兩朝中俄劃界原則探析——以《尼布楚條約》、《恰克圖條約》為中心 . 馬長泉;清前期邊界觀念與《尼布楚條約》再探 . 易鋭;中俄開展直接貿易的開端——《尼布楚條約》簽訂以前的中俄貿易 . 佟景洋

* 本文由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緣谷立場

編輯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