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拾史事 / 待分類 / 《水滸傳》虛構中的4個史實

分享

   

【中通快遞香港】《水滸傳》虛構中的4個史實

2020-10-13  時拾史事
    小昭專屬cv:多情劍客無情劍

    1、 招安宋江,把歷史和小説串聯起來


    公元1119年,即趙宋王朝的宣和元年。

    歷史上的宋江在這一年開始起義,並拒絕了朝廷的招安。和歷史不同的是,《水滸傳》中的這一年,宋江正在苦心策劃着招安。

    "宋江"這個名字,是經資政殿學士侯蒙"宋江寇京東,蒙上書言"告訴徽宗的:"(宋)江以三十六人橫行齊、魏,其才必過人。今青溪盜起,不若赦江,使討方臘以自贖。"

    (資政殿學士:由罷職輔臣充任,無吏守、無職掌,僅出入侍從備顧問)

    ▲1083年北宋疆域圖(局部) "京東東路"包括今山東省的大部分地區——濟南府、青州、密州、 沂州、 登州、 萊州、 濰州、 淄州以及江蘇省北部——淮陽軍(今江蘇邳州、睢寧、宿遷、泗陽、新沂等)

    之前,"宋江"們在官方記載中就只有"賊""盜",這是第一次在史書裏有了正面描述,能以36人的陣容制霸京東路,"其才必過人"。

    趙潔一聽,立馬用他那不帶半點郊縣口音的,一口純正的東京腔(中原官話)説道:

    "恁那意思,是叫宋江那鱉孫兒,帶着夥計們歸順朝廷,再叫他們去懟方臘諾信球貨?!"

    他為自己的理解能力而洋洋自得,兩眼放光,唾沫子飛濺:

    "中中中,恁是忠臣,恁那點兒可性!"(帝曰:"蒙居外不忘君,忠臣也。"《宋史》卷三五一《侯蒙列傳》)

    誰主張,誰去辦。侯蒙被派去梁山招安。然鵝,他還沒走出河南,就死在路上,年六十八。

    侯蒙向徽宗提出的"招安(宋江)後(派他去)徵方臘",把真實歷史和小説《水滸傳》串聯在了一起。

    2、始於瘟疫


    在《水滸傳》開頭,從"紛紛五代亂世間"一直到"嘉祐三年",寥寥幾筆,就勾勒出了幾個王朝的變遷。緊接着寫到嘉佑三年即公元1058年,"天下瘟疫盛行。自江南直至兩京,無一處人民不染此症。天下各州各府,雪片也似申奏將來。"

    何謂"天下瘟疫盛行"?

    史書裏記載的兩宋統治320年,爆發了204次瘟疫。包括瘧疾、痢疾、傷寒、鼠疫、麻風、天花、飢疫、疾痢、白喉、狂犬、肺結核、蝦蟆瘟等。小説裏寫開封府包青天親自將惠民和濟局方,自出俸資合藥,救治萬民。

    同樣,史書典籍裏也記載了多起君臣齊心抗疫的事蹟。"湖南疫,賜行營將校藥"、

    "建康疫盛,遣醫行視,貧民給錢,葬其死者"、"京師民疫,選醫給藥以療之".....

    "申,碎通天犀,和藥以療民疫"。宋仁宗親手把珍寶通天犀搗碎,讓太醫做成治療疫病的藥。犀牛角能治療瘟疫嗎?呵呵。不過這舉動很感動大宋啊。

    ▲走私犀牛角被抓,獲刑6年( 來源:京華時報 )

    仁宗還頒佈過一部《慶曆善救方》,收錄了許多所謂的抗疫奇方。現今保存下來的最出名的有治蠱毒正方"(元代稱"吐劑八味方")、"解毒丸方"和"和氣湯散"。

    治蠱毒的,現在看來,理論還算靠譜,蚊子蒼蠅寄生蟲啥的,的確會導致疫病傳播;解毒丸,板藍根包治百病,反正現在大部分中國人是相信的。

    最奇葩的是"和氣湯":

    一個"忍"字,一個"忘"字。此二味和勻,用不語唾嚥下,服後再飲醇酒五七杯,處於飄飄然半酣尤佳。能夠消痰化癖,清心益脾。(趕緊轉發家族羣)

    ▲截圖自電影《無名之輩》

    朝廷抗疫的確很有力,和下一場或許會早到但絕不會缺席的瘟疫一樣有力。

    水滸裏,開封府贈醫施藥抗疫的結果是:"其年瘟疫轉盛。"若非這結果,文武百官就不會把瘟疫災情奏聞天子;

    如果"疫臨城下"時,「國醫聖手」「祖傳名醫」真有治病的能力,曾想當醫生的范仲淹,就不會走遠科學,御前獻計:去請張天師。

    如果皇帝沒派洪信去龍虎山,"遇洪而開"就無法應驗,《水滸傳》在第一回就得"全書完"。

    3、遇洪而開


    皇帝派他來巡山的洪太尉沒見到張天師,賭氣非要進"遊客止步"的伏魔殿,揭開鎮守妖魔的封皮後,他見到的是怎麼樣一番情景呢?

    只見袕內刮刺刺一聲響亮,那響非同小可,恰似:天摧地塌,嶽撼山崩。錢塘江上,潮頭浪擁出海門來;泰華山頭,巨靈神一劈山峯碎......那一聲響亮過處,只見一道黑氣,從袕裏滾將起來,掀塌了半個殿角。那道黑氣直衝上半天裏,空中散作百十道金光,望四面八方去了。——《水滸傳》楔子

    這一幕有多恐怖,《宋史》裏記載的自然災害就有多駭人: "天禧二年正月,永州大風,髮屋拔木,數日止。三年五月,徐州利國監大風起西南,壞廬舍二百餘區,壓死十二人。四年四月丁亥,大風起西北,飛沙折木,晝晦數刻。五月乙卯,暴風起西北,有聲,折木吹沙,黃塵蔽天……"

    歷史上的公元1058年,洪水氾濫,最大的一場幾乎淹沒了東京。

    趙禎不想划着船去見包大人。在年初詔令徵發官兵,抽調民夫,開鑿永濟河。

    他的計劃是讓河水從開封府西邊的葛家崗直抵開封城南的好草陂,再讓水流向北注入惠民河,匯入魯溝河再流向大海。

    這項浩大的工程一直從正月進行到入冬。男人們都被拉了壯丁當了民夫,剩下無數個"孟姜女"在家辛苦勞作上繳糧食賦税。

    民夫們每天超負荷的體力活,沒有工錢;監工比"黑煤窯"老闆還狠毒,每天都有很多累死病死的。

    天災加"人禍",就算張天師和張三丰加張無忌一起下山,都無法祈禳人間,為百姓消災解難。

    悲哀的是永濟河的水沒能通過魯溝河流進大海,引開氾濫的洪水,而是匯聚為日後的八百里水泊,成了"魔星"們"替天行道"的根據地。

    歷史應了《水滸傳》中碑文:遇洪而開。

    4、吃魚這件大事


    ▲圖自《我們這裏還有魚》MV-1999年謝霆鋒專輯《魔霆痴狂之霆鋒當道》

    歷史上的宋江起義,是趙宋朝廷把梁山水泊全部收為"公有",靠水吃水的百姓凡入湖捕魚、採藕、割蒲,都要依船隻大小課以重税。

    宣和元年(公元1119年),宋江領導的農(漁)民隊伍正式起義。

    圍繞着打漁和吃魚,施耐庵大做文章。

    石碣村打漁為生的阮家三兄弟已經到了靠水只能吃水的境地,當然,還有隨便喝的東南西北風。

     一是原先賴以生存的水泊,被強盜佔據;

    除非能拿到王頭領認證的梁山户口,否則別想打梁山泊的魚。這直接導致了晁天王吃不到十斤重的大鯉魚,為日後上梁山火併王倫自己做老大埋下伏筆。

     二是官府的剝削; 

    匪盜橫行,官府採取的是"無為而治"。這都算了,關鍵是,他們比強盜還兇殘。 

    據阮小五所説:"如今那官司一處處動彈,便害百姓;但一聲下鄉村來,倒先把好百姓家養的豬、羊、雞、鵝,盡都吃了,又要盤纏打發他。"

    "腰已酸,手也腫,捕得了魚兒腹內空,魚兒捕得不滿筐,又是東方太陽紅,爺爺留下的破漁網,小心還靠它過一冬……" 悲壯的《漁光曲》中,他們舉起斧頭揮着鐮刀,向着梁山前進。

    阮氏兄弟要打漁,晁蓋想吃魚,"小反即安"的王倫時代落幕,犯下天字一號大案"劫生辰綱",殺了上千官兵的晁天王黑幫時代來臨。

    晁蓋做梁山老大的第二年,公元1117,據史書載,5月,兩條大魚落在殿中書省廳事屋頂上,緊跟着東京就開始落大雨加冰雹,整整兩個時辰,砸漏了無數百姓家簡陋的屋頂。

    七月,熙河、環慶、涇原地震,多處城牆房舍坍塌,"居民壓死者甚眾"。

    這一年天災究竟死了多少人,找不到具體統計數字。因為有更加觸目驚心的數字:黃河決口,一次就淹死了上百萬人。

    東京冰雹砸下來的那幾天,小説中的宋江發配到了江州。因為愛吃鮮魚,結識了本地的漁業大王張順,張順"選了四尾大的"金色鯉魚送給他。

    宋江沒忍住嘴,導致拉肚子差點拉脱肛。一番折騰後好不容易痊癒,他出門想找人慶祝"宋大哥不拉肚子了"這一盛事,結果在街上轉悠了2天,戴宗、李逵、張順一個也沒見着。

    這時他抬頭看見一個青布酒旆子,雕檐外一面牌額,上有蘇軾大書"潯陽樓"三字。

    水滸的飲食描寫是比較粗獷的,下館子的環境描寫多過菜餚。魯智深在五台山下看到的:"傍村酒肆已多年,斜插桑麻古道邊。白板凳鋪賓客坐,須籬笆用刺荊編。破甕榨成黃米酒,柴門挑出布青帘。更有一般堪笑處,牛屎泥牆盡酒仙",板凳、破甕、柴門、牛屎牆。至於飲食,就是好漢標配:兩斤牛肉一罈酒。

    宋江在潯陽樓,是書中比較上檔次的了。"一樽藍橋風月美酒,擺下菜蔬時新果品按酒,列幾般肥羊、嫩雞、釀鵝、精肉,盡使硃紅盤碟。"

    其實還是粗線條,但是值得宋江心中暗喜了,還自誇道:"這般整齊餚饌,濟楚器皿",給了他許多自信和些許失落。

    每個不願一腔豪情變作一襟晚照的黑社會,在對着滔滔江水時,內心的詩詞小宇宙都會一觸即發!

    ▲水滸影視城的潯陽樓

    後來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宋江在牆上寫下一首《西江月》:

    自幼曾攻經史,長成亦有權謀。恰如猛虎卧荒丘,潛伏爪牙忍受。

    不幸刺文雙頰,那堪配在江州。他年若得報冤仇。血染潯陽江口。

    寫完後他自己讀着覺得好通順啊!又接着寫:

    這首差點要了宋江命的"反詩"沒白寫,被收入進《全宋詞》卷一三七(其作者的真實性存疑)

    如果不是因為愛吃魚,李逵就不會去搶魚,就不會結識張順,也不會吃魚吃得拉稀,宋江就不會獨上潯陽樓提反詩,也就沒有劫法場,改(蓋)朝(晁)換代.....

    到排座次時,梁山酒桌上已經沒有魚了。為什麼守着八百里水泊卻會沒魚可吃?

    小説和歷史又一次串聯呼應。在水戰大敗高俅時,書裏説:

    殭屍與魚鱉同浮,熱血共波濤並沸。千條火焰連天起,萬道煙霞貼水飛。

    《宋史》載:"南江殺戮過甚,無辜者十八九,浮屍蔽江,民不食魚者數月。"


    END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