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乎 / 待分類 / 《西遊記》裏最冤的、最壞的與最強的妖精...

分享

   

【中通快遞香港】《西遊記》裏最冤的、最壞的與最強的妖精的命運給我們什麼啓迪?

2020-09-14  寫乎

    作者必看:

    採用即有稿酬,每月6000元等着您:《閲讀悦讀》作者獎勵標準(2019年第一版)和徵稿選題

    作者:玉山

    漫漫西遊路,唐僧師徒遭遇大大小小許多妖精,就和人類社會一樣,人上一百,形形色色,妖精也各有千秋,不是一般嘴臉,這裏講三個。
    (一)説冤也不冤,小文人不要作妖
    第六十四回荊棘嶺故事裏,出現一羣非典型妖精——樹精花妖,他們一不想吃唐僧肉,也不想傷害他,純粹就是搞一次文藝聯歡活動,卻枉送了性命。
    十八公(松樹精)化作土地,攝走唐僧,又為他引見孤直公(柏樹精)、凌空子(檜樹精)、拂雲叟(竹精),四樹精與唐僧賦詩、談禪,互相吹捧一番;然後杏仙出場,獻茶,獻詩,欲向唐僧求歡,唐僧卻不同意,拉扯一番。
    結果,徒弟們尋來。

    八戒聞言,不論好歹,一頓釘鈀,三五長嘴,連拱帶築,把兩顆臘梅、丹桂、老杏、楓楊俱揮倒在地,果然那根下俱鮮血淋漓……索性一頓鈀,將松柏檜竹一齊皆築倒。
    這幾個樹精花妖,個個文藝範,也沒有為非作歹,為什麼就要消滅乾淨?他們有什麼罪?
    荊棘嶺並不像它的名字那樣可怖,其實是個很優雅的所在,“漠漠煙雲去所,清清仙境人家”;十八公“手持枴杖,足踏芒鞋”,孤直公“霜姿丰采”,竹精“綠鬢婆娑”,檜樹精“虛心黛色”,個個仙風道骨,儀表不凡;除了一開始,十八公攝走唐僧有點失禮,但之後幾個妖精對唐僧“攜手相攙”,彬彬有禮;出發點也很文藝,“因風清月霽之宵,特請你來會友談詩,消遣情懷故耳”,雖然最後因杏仙求歡,唐僧發了毛,但是也承認“他雖成了氣候,卻不曾傷我”,反對殺害他們。

    這幾個妖精,為何對唐僧沒有惡意呢?我猜啊,大抵這幾個原因:
    一則,他們是植物,本來壽命就很長,吃唐僧肉的欲求不是那麼強烈;
    二則,荊棘嶺太冷清了,“荊棘蓬攀八百里,古來有路少人行”,妖精們生活太寂寞了,好容易有人經過,喜不自勝啊;
    三則,這幾個妖精不是都愛好文學嘛,喜歡吟詩嘛,雖然寫的都很臭,但是他們自己不知道啊,渴望交流,渴望得到認可啊。總算來了個名人,還是御弟,好傢伙的!文人嘛,名心一點,堅硬如佛家舍利,雖劫火猛烈,不能化也。結果就和唐僧這麼嘰嘰歪歪風雅了一夜。
    而豬八戒卻一個也不放過,他的理由是:“恐日後成了大怪,害人不淺也。”這個理由太操性了。雖然現在沒幹壞事,但以後有可能。

    照這個邏輯,天下誰無可殺之罪?這隻豬雖然眼下無害,將來還有可能傳播豬流感呢。
    所以我們每每為這幾位文學妖精抱不平——死得太冤了,幾棵樹而已,一次詩會而已,有什麼罪呢?
    但是,説冤,其實也不冤。為什麼呢?因為小文人一作妖,往往沒有方寸,得意忘形。
    拂雲叟笑雲:……道也者,本安中國,反來求證西方。空費了草鞋,不知尋個什麼?石獅子剜了心肝,野狐涎灌徹骨髓。忘本參禪,妄求佛果,都似我荊棘嶺葛藤謎語,蘿壯渾言。此般君子,怎生接引?這等規模,如何印授?必須要檢點見前面目,靜中自有生涯。沒底竹籃汲水,無根鐵樹生花。靈寶峯頭牢着腳,歸來雅會上龍華。
    你看看,不僅不擁護取經大業,反而諷刺、抵制。唱反調,很討厭啊!小文人都是這樣的,既無學識,亦無才華,什麼都幹不了,還老喜歡跟領導唱反調!都給慣壞了。

    (老版杏仙)
    雖曰耍嘴皮子而已,但是,這是從根子上阻撓取經,對事業的破壞性極大。別的妖精想吃唐僧肉,不過要滅其形骸,而這幾個文學妖精雖然不傷害唐僧,卻要滅其信念。古人都都説了,破山中賊易,破心中賊難。小文人,看似手無縛雞之力,卻是心中賊,是事業的定時炸彈。
    雖然這幾個妖精他們自己認識不到自己的危害性,但是這個故事給世人提供的警戒是非常深刻的:小文人,不要作妖!No zuo no die!
    另一層,誅滅這幾個文學妖精的是誰?豬八戒!這就更有意思了。二師兄什麼時候工作積極性那麼高?因為此事非他不可。講到底,收拾作妖小文人只能用——豬。

    (白鹿精)
    (二)最壞的,他背後老闆是誰?
    吃人不算壞。因為這是妖精的本分。《西遊記》裏有因為搞文學喪命的,沒有因吃人受罰的。取經隊伍裏,師兄弟幾個都吃過人,然而佛門廣大,沒誰計較他們的歷史。
    好比我們吃雞鴨魚肉,也吃糧食蔬果,哪一個不是性命?有沒有罪呢?沒有。因為只是出於生存的需求,不為殘害生命,不是欲求無度。
    否則,就是有罪的。有的人很下作,口腹既無飢渴之虞,又偏要弄出很多踐踏生命的罪孽來,譬如有人要活取猴腦,活割驢肉;還有什麼名菜,把魚活煎了身子,端上桌,那魚還沒死透,嘴還在一張一合;還有什麼菜,強調只取某動物某部位之一片,為一盤菜,製造了無數殺戮。凡此種種,遠遠超過生存需求,只為滿足變態心理,難道沒有罪嗎?更有甚者,所踐踏已不滿足於其他生物,而是人類,在這裏我實在不忍心舉出實例。

    (白麪狐狸)
    同理,妖精吃人,和人吃其他生物是一樣的,本身並沒有罪,如果僅僅是出於生存需求的話。
    超出這個限度,就是壞妖精。《西遊記》裏最壞的,是誰呢?——白鹿精。第七十八、七十九回比丘國故事裏,白鹿精收白麪狐狸為乾女兒,並將她獻給了比丘國國王,自己當起國丈。害得國王要死,這也沒有什麼,這是妖精的本分麼,後來又以為國王治病取藥引子為由,要取一千一百一十一個小孩的心肝,這就太混蛋了!吃人便吃人,偏要吃小孩,還只取心肝,這就不是生存需求,而是變態。
    所以連一貫肉頭的唐僧都忍不了,主動要求孫悟空為民除害。可知做壞人也要有底線,太過分了,誰都不饒你。
    白鹿精為什麼不做一隻善良的妖精,好好地吃人,偏偏要吃小孩心肝呢?原來,“單用着一千一百一十一個小兒的心肝,煎湯服藥,服後有千年不老之功”。他是想長生。

    《西遊記》裏可以長生的資源有這麼幾個:王母娘娘的蟠桃、鎮元子的人蔘果、壽星的壽桃,還有唐僧肉。作為一隻妖精,想吃其中任何一款,都是堂堂正正的,理直氣壯的,只要你有本事吃到。沒本事,卻去殘害兒童,實在壞出圈了。當然,人類裏也有這樣的,血淋淋的兇案就在那裏,我還是不忍心舉出實例,否則亦不免吃人血饅頭之嫌。
    更可怕的一層是,白鹿精畢竟不是野生的妖精,而是官養的妖精。他的老闆是誰?——南極仙翁,俗稱壽星老!壽星的突出技能是什麼?不就是長生嗎?白鹿精為什麼沒有從老闆那裏學到長生的正道,而去弄這下作勾當?或者,壽星長生的祕訣另有隱情?他到底靠什麼長生?白鹿精究竟是私自下界為妖,還是奉命給老闆採藥去了?
    壞到頂的,背後難免沒有道道啊。令人細思極恐。

    (白麪狐狸)
    (三)最強的,我們一直講政策
     西遊路上,強大的妖精多了去了。説實話,孫悟空沒幾個打得過
    的。參加取經事業,是孫悟空這輩子最幸運的事,否則他會永遠被矇在鼓裏,以為自己很能打,就連被如來佛鎮壓,也不過着了那老兒的道而已。
    但是,一路上大大小小妖精,接二連三地教他做人。黑熊精,又呆又萌,已讓他無能為力;紅孩兒,穿尿不濕,打得他嚎啕大哭;九靈元聖,差點要他小命;牛魔王,更是佛家、道家一眾高手聯合出動,憑藉數量優勢才能降服。這裏面最強的是誰呢?
    ——大鵬鳥。第七十五回到七十七回,寫大鵬鳥等三魔故事。

    (大鵬鳥)
    所在獅駝嶺,真是活地獄:“骷髏若嶺,骸骨如林。人頭髮翽成氈片,人皮肉爛作泥塵。人筋纏在樹上,乾焦晃亮如銀。真個是屍山血海,果然腥臭難聞。”城池更是嚇人,孫悟空一看,“遠遠把他嚇了一跌,掙挫不起”。孫悟空也算見過世面,就一眼,給嚇成這樣,你就想象吧。
    本領那是大到沒邊。像金角銀角大王、青牛精、黃眉怪,還是靠開了外掛,才能逞威風;而大鵬鳥是單憑自身戰鬥力,輕飄飄秒殺孫悟空,翅膀扇兩下,就把他一生絕學筋斗雲摁在地上;孫悟空“被他一把撾住,拿在手中,左右掙挫不得。欲思要走,莫能逃脱”。拿下孫悟空就跟抓個小雞仔似的。
    如來都高度重視,親自出徵,還帶上文殊、普賢,也沒有和大鵬鳥硬碰硬,而是智取:

    把那鵲巢貫頂之頭,迎風一幌,變做鮮紅的一塊血肉。妖精輪利爪刁他一下,被佛爺把手往上一指,那妖翅膊上就了筋。飛不去,只在佛頂上,不能遠遁,現了本相,乃是一個大鵬金翅雕,即開口對佛應聲叫道:“如來,你怎麼使大法力困住我也?”如來道:“你在此處多生孽障,跟我去,有進益之功。”妖精道:“你那裏持齋把素,極貧極苦;我這裏吃人肉,受用無窮!你若餓壞了我,你有罪愆。”如來道:“我管四大部洲,無數眾生瞻仰,凡做好事,我教他先祭汝口。”那大鵬欲脱難脱,要走怎走?是以沒奈何,只得皈依。
    先以幻術誘他上當,再用大法術困住他,還要做一番思想工作,許他一番好處,這才收服。為什麼工作這樣耐心細緻?如來對孫悟空有這樣耐心細緻嗎?還不是一巴掌拍倒,關上五百年先。

    一方面,如來自己説了,有點親戚關係,算起來,既以孔雀為佛母,那麼大鵬鳥怎麼也是他舅舅;另一方面,大鵬鳥太強大了,鎮壓成本太高,不如收為己用。《西遊記》裏,佛門對強有力的妖精,都是講政策的,前面提到的黑熊精、紅孩兒,觀音不是都留用了嗎?牛魔王心裏也門清,最後打不過時,他喊什麼?不是認錯,不是情願交出芭蕉扇——人家是以這個為藉口來幹他的,而是“情願皈依”!
    妖界最強大鵬鳥,當然要如來親自來講政策。
    所以啊,不要動不動滿腹委屈,怪人家不講政策,其實是你不夠強大。大家講道理好不好?化干戈為玉帛好不好?自己沒本事,喊破了喉嚨也沒人聽得見;真正有實力,不需要你喊,人家會主動來和你講。越強大有力,這個政策的層級就越高。那麼,與其大聲疾呼,不如埋頭擼鐵。
    《西遊記》寫這些妖魔鬼怪,反映的難道不是世態人情。人家説是神魔小説,我總是很懷疑,覺得是世情小説。在認識社會認識人生上,是很有價值的。不僅師徒幾人,就是這些妖精,也給人很多啓發。

    作者:玉山

    小編提示: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敬請點一下文末“在看”。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